中国体育_体育文化,体育新闻,体育直播,江苏新时空,体育彩票,雷速体育

国内专业新闻
中国体育新闻

70年·对话两代体育人:国旗与火炬登上世界之巅

  国旗与火炬登上世界之巅(70年,共同走过 · 对话两代体育人)

  珠穆朗玛峰,世界最高峰,中国登山人曾先后将五星红旗和奥运圣火带到峰顶。老一辈登山人为了五星红旗在珠峰峰顶飘扬,克服困难、不畏艰险;新一代登山人为奥运圣火站上世界之巅保驾护航。时光变迁,登山运动不断发展,但不畏艰难、顽强拼搏、团结协作、勇攀高峰的登山精神代代传承。

  贡布,藏族,1933年出生。1958年11月进入国家登山队。1960年5月25日,贡布和两位队友王富洲、屈银华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,这在世界登山史上是第一次。曾任西藏自治区体委副主任。

  罗申,1963年出生。曾多次攀登珠穆朗玛峰,并于2003年、2008年两次成功登顶。国家级教练,3次荣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,现任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奥运备战办公室主任。

  1960年,中国登山队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首次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(以下简称珠峰),创造了世界登山史上的新成就。此后,中国登山人先后完成攀登世界七大洲最高峰、世界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佳绩。2008年,北京奥运火炬接力珠峰传递活动的成功举行,在国际奥林匹克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。

  作为不同年代登顶珠峰的登山人,贡布和罗申讲述了各自的攀登故事,他们希望“不畏艰难、顽强拼搏、团结协作、勇攀高峰”的中国登山精神能够代代传承,书写新的荣光。

  登顶珠峰

  记者:请两位谈谈各自登顶珠峰时的情景和感受?

  贡布:我们是中国首批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登山人。当时,我参加了第一次行军、第二次行军和第三次行军。第一次行军上到6400米,整个队伍都到了那个地方。第二次行军从北坳往上走,整个队伍一共40多人。第三次行军我们从8100米出发,剩下6个人。当时搭的最高的帐篷是在8500米,现在这个帐篷(的痕迹)还在。

  到了8100米的地方,参加第三次行军的人都下山要返回日喀则了,我不是正式队员,他们叫我也回去,当时我的手已经冻了。我说,我不想回去,死也要死在上头,必须要上。

  登顶那天早晨,天快亮了,峰顶的冰雪看得很清楚,冰裂缝也没有,平平荡荡的。我们3个人站在峰顶,我赶紧把随身带的国旗展开。王富洲代表我们3个人留下了到达珠峰顶峰的纸条,并把它放进一只手套里,用细石垒起来压在顶峰上。另外,我还捡了9块石头,放在背包里带下山。

  罗申:2008年奥运火炬珠峰传递是一次非常重大的登山活动,当时中国登山协会让我负责所有运动员的身体训练,非常庆幸的是,我在这个活动当中也跟着运动员成功登上了世界最高峰。到了顶峰,完成了奥运火炬点燃传递的任务之后,我们非常自豪,能够将登山运动和奥林匹克有机结合,这个壮举是由中国登山人实现的。我们让奥运火炬上到世界最高点。

  传承精神

  记者:中国登山运动的奠基与发展,凝聚着无数登山人付出的艰辛与努力。如何理解中国登山精神,怎样将其发扬光大?

  罗申:老前辈1960年登上珠峰,他们那个年代登珠峰,各方面条件都要比我们登珠峰艰苦得多,连金属梯也没有。首次从北坡登珠峰的确是一次伟大的壮举。登山运动有挑战,有奉献,又有团队精神,这是始终不变的。

  我是1986年到的国家登山队,前前后后也登过几次珠峰,尤其1993年,那次到了6000米,遇到暴风雪把手冻坏了,回到拉萨,贡布老先生还专门去机场接我。如今,我这个年龄成了登山者的中年一代了。传承登山精神,首先要铭记当年那种克服重重困难,为了祖国荣誉,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精神。

分享: